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读苏小和的书评犹如“青蛙跳井”  

2009-12-11 14:27:52|  分类: 名博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先生是我的博友。我也十分欣赏苏先生的博文,但是因为工作忙的原因未能买本《我们曾样阅读中国》仔细品味,但或从苏先生的博文里可窥一斑。并不是说我读苏先生的博文都很认真,直接点说只能是了解个大概意思。原因在于苏先生的写作毛病,即文句的冗长和拐股,实在令我头痛,庆幸的是没有苏先生的书;否则,一年半载是读不完全的。苏先生的博文中大量的使用长句儿,读起来有点像鲁迅的文风,不仅句子长而且还有跟深层的含义,并试图表白自己的政治主张,有的还不明说,真是难为人。

苏先生在《我的书第二次印刷了》一文中有这样一段话:“这本书最大的价值在于,胡老师没有像自我审查机器一样把那些貌似敏感貌似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句子和关键词删掉,这意味着,这本书真的呈现了我这些年的所读所看所想,那些磕磕绊绊的文字,是我想说出来的真心话,不加掩饰,没有经过过滤的真心话”。这句话是表扬胡老师还是责怪胡老师没有“忠于职守”呢?看不出来。苏先生这句话的意思是这本书之所以第二次印刷多亏了“那些貌似敏感貌似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句子和关键词”和“那些磕磕绊绊的文字,是我想说出来的真心话,不加掩饰,没有经过过滤的真心话”的存在,否则,胡老师审掉了“那些貌似敏感貌似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句子和关键词”和“那些貌似敏感貌似不符合主流意识形态的句子和关键词”,这本书(《我们怎样阅读中国》)就没有二次印刷了。瞧,苏先生的一句话包含了多少层的意思,表面上表扬胡老师 ,实质是感叹自己的文字之华美和感情之饱满,这种表达方法,令人佩服得五体投地,那个聪明!那个妙!

苏先生《在书页里找寻美好的政治》一文中,在谈到政治的二分法,“政治为主”和“政治为业”中的“政治为业”时说:“韦伯认定,一个杰出的政治家,必然要具备三个前提性的素质:激情、责任感和眼光(P352)。这三种素质对于有权参与转动历史车轮的人来说,是决定性的。译者阎克文显然对这三种品质赞美有加。他说,这里的激情,是一种真诚投身于一项事业的观念激情,与癫痫性的浪漫主义亢奋毫不相干,这使得他们与常人有别,与政治官僚、行政专家和政治半吊子有天壤之别,他们知道自己在上帝和魔鬼之间纵横捭阖,没有理由奢望借助权力去冒充天使或者圣徒,同时也没有理由堕落到滥用暴力去掩饰弱智、怯懦和虚荣。。。。”这一段文字中的“他们”指的是谁?不仔细读上五六遍是不解其意的。原来整段文字都在对“杰出的政治家”用“政治为主”的政治家的行为加以对比性描述。“借助权力去冒充天使或者圣徒”和“堕落到滥用暴力去掩饰弱智、怯懦和虚荣”,显然是以“政治为主”的政治家的行径。苏先生用长句把“政治为主”和“政治为业”的两种政治家的嘴脸都勾勒了出来,直接的对比彰显两种政治家的不同与对立,不可不说用笔之妙也!可是读起来也确实太费解了。

苏先生的博客里收录了岑科(经济学者,现居北京)的一篇文章《当诗人遇见经济学》,他说在《我们怎样阅读中国》一书中有《中国不需要凯恩斯》一文中写道:“如果说古典经济学思考的是人类的命运,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资本主义在一个突发事件面前必要的策略;如果说奥地利学派思考的是整个市场经济的呈现,那么凯恩斯思考的则是市场被人为阻断之后,人们如何用一种技术来激活它。”这是一段很顽固的文字,其内涵的容量之大非人所思。依我的理解苏先生的意思是“古典经济学”不仅仅是经济学而是人类学,具有广泛的内涵,无论“凯恩斯主义”还是“奥地利学派”的商业周期理论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并且,“凯恩斯主义”只是一个战役中攻取一个小山头的战术,“奥地利学派”相当于一场战役的战术,“古典经济学”才是整个战役的战略。巧妙的总结了“古典经济学”,“凯恩斯主义”和“奥地利学派”的从属关系,但是,理解起来是相当的吃力,这样的“言简意赅”还是少用的好,因为网友的文化水平参差不齐,专业水准凹凸不一,把“阅读中的享受变”变成了“理解的受罪”。再来看一看岑科先生对这段文字外延意义的解读。

“这段话对于理解2008年以来的全球经济危机和政府救市极为重要。正如苏小和所说,凯恩斯主义是基于私有产权与个人自由的制度背景,对经济失常所作的短期的技术性调整。如果不理解这一点,就无法理解为什么危机深重时,西方政府纷纷出手救市,而在经济出现好转时,他们就开始商议干预退出机制。同时,他也指出了凯恩斯主义对中国不适用,因为我们面临的不是一个建立在权利公约基础上、真正尊重市场、倡导充分竞争的政府。他的判断是:“我们这些自由主义的守望者,从来就不是凯恩斯的敌人,事实上我们是同一战壕的战友。”

可见,苏先生的文章读起来容易,理解起来难。不可否认,与其说这是苏先生文字水平和知识水平高超和渊博的体现,不如说这更是苏先生过去养成并且继续擅长使用的写作习惯和诗人的朦胧与含蓄的表现。尽管如此,还是改一改的好,改的让人读起来明明白白的好。否则,长期下去,读苏先生的文章和书评,真如“青蛙跳井”———“不懂”了。

  评论这张
 
阅读(11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