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苏小和的“长句”和“比基尼”哪个更有魅力?  

2009-12-11 20:18:07|  分类: 名博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小和先生是知名的诗人,财经评论家和书评家,这些也只有业界人士才知晓,而不为广大百姓户晓,其原因不是苏先生的作品不好,而是因为太好,好的老百姓都难以读得懂。罪魁祸首是苏先生不管写什么文章都大量的使用长句,外行看来则是相当的吃力。甚至难以下咽,或只能生吞活剥;在业内看苏先生的文章是含蓄和寓意深远,就像隔着幔帐欣赏裸体女人,总是意味深长,而不像看穿着比基尼的女人那样一清二楚的直白和浮浅。可见,与其说苏先生文章写得好,不如说苏先生的长句用得好。

 

苏先生在《抵制败坏了的税收》一文中说:“背离自愿原则的征税行为,从经济学的发生链看,首先。。。。。第四个负面效应与当下的经济局势有关,当政府用几万亿的投资刺激经济的时候,事实上市场主体的能动性直接让位于政府的主导性。而政府的主导性并不能在短时期带来明显的经济增长效益,它所获得的效果,是一种看上去很美,但是基本与市场和民众无关的规模效应。这意味着,庞大的GDP数据之下,政府的税源却越来越枯竭,这意味着,我们的经济方法论再一次陷入了一个错误的陷阱之中”。苏先生辩证的分析了市场的能动性和政府的主导性的关系,政府主导性对市场的干预的实质是破坏,抨击了政府“杀鸡取卵”的错误行为,这也是我国经济结构调整的“周而复始”而不得根治的根源所在。苏先生用笔之巧妙和寓意之深刻可窥一斑。

 

苏先生在《关于金融,我们一直被蒙在鼓里》一文中说,他在在阅读了米塞斯的《人的行为》一书后指出:“人的行为在经济学世界里成为唯一的基础”,“经济学与人有关,而且只与人有关。这正好可以解释,为什么中国这样一个固执、封闭、向来以扼杀个人价值为己任的地方,竟然在有限度地介入市场经济体系之后,迅速为个体带来了一部分自由权利。而市场正是因为这些个体权利的回归,才得以形成浅层次的复苏”。在这段话中,苏先生用“有限度地”,“一部分”和“浅层次的复苏”模糊概念,既肯定了人的解放而不仅仅是肉体的更多的是思想的解放与过去相比带来的变化,又指出了现在人的解放之不足而阻碍了上产力的发展,既有肯定有批判。简简单的两句话俨然就是对改革开放三十年取得的成就和存在的问题的总结,这种高度的概括能力无人匹敌。

 

苏先生在《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大奖切中中国经济软肋》一文表述自己得知今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同时颁给了埃莉诺·奥斯特罗姆与威廉姆森两个人的感受。“如果是奥斯特罗姆一个人获奖,或者是我更加熟悉的威廉姆斯一个人获奖,我是不会使用美妙这样的辞藻的。一个人不好,两个人可以互相取暖。当威廉姆斯和奥斯特罗姆站在一起,我似乎看到了人类社会孜孜以求的经济学世界:一个平衡的公共资源经济治理结构,一个边际效应优美的企业发展框架。两者相互结合,带给人类社会最大的福祉,也带给每一个有尊严的个体最大的福祉”。可见苏先生对完全的市场经济是多么的期待和盼望,但是从上述文字中找不到绕急切心情的表达字眼。不能不说这种感情的抒发是他诗性在公文中的巧妙应用。

“从科斯的“交易费用”理论,到今天威廉姆斯的“企业边际”研究,今天的制度经济学已经将国家制度、法治、文化传统等诸多变量纳入到经济学的场域。任何一个试图发展的国家,当它仅仅用一种计划和垄断的方式来主导经济发展的时候,如果它不是出于狂妄和无知,“交易费用”的拷问就必然陈列在它的面前”。在这句话里,充分表示了对以人的主观能动性来掌控国的经济命脉而不尊重市场的能动性,都必然付出高昂的代价。间接的批判了政府对市场经济干预的实质就是对科学不尊重的思想和行为,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和针对性。但是这种批评的表面是含蓄的和温情的,但品味起来则是异常的愤怒,给人以推行完全市场经济时不我待的紧迫感。把“静中之动”描绘到不可复制的境界。

 

苏先生在《狗日的暂住证和一首长诗》一文中写道:“我是要感谢诗歌的,不论这首诗歌水准如何,它都体现了两个向度的价值:其一,没有当时的诗歌写作,我肯定无法度过那一段贫穷、压抑且敏感的时光;其二,没有这首诗歌,我当时的状态便彻底消失,包括当时的时间和空间,在我的私人空间里都不会留下任何痕迹,这么看来,在某种隐私的范畴之内,诗歌带给我的价值显然是无限的。唯特根斯坦说得好,语言的边缘就是世界的边缘,我通过一首完全私人的诗歌作品,让自己在世界的边缘地带持续游移,并由此显现出我的生命在一个狭长地带的理性形态”。我看着这段文字,半天没有敲出一个字来,实在看不出苏先生的全部意思,只能试着去理解或“曲解”,前面的意思大概是说苏先生用诗填补了他“贫穷、压抑且敏感的时光”,也可理解为诗歌是他那时的全部。苏先生间接的告诉我们那时的失意和坚强,以及对追求锲而不舍的精神。最后一句“显现出我的生命在一个狭长地带的理性形态”,就实在太费解了,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则是苏先生的理智压制了自己的“邪念”的迸发,也预示了他的理念一定会实现。可见,苏先生说的每一句话都有着极为深刻的含义,而绝非一览无余的沙滩女郎的“鲜酮体”。

  评论这张
 
阅读(181)|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