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郎咸平如何“挂羊头卖狗肉”  

2009-12-17 13:19:11|  分类: “郎咸平现象”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期食用油涨价吊足了人们的胃口,现在依稀还有老头老太太排队抢购的“假象”,但比前几天少了许多,大部分人并未出现恐慌,食用油的价格也稳中有降,市场基本平和有序。回想前几天郎咸平,郑凤田,朱子鸣等大家的关于粮油涨价的症结分析,实在可笑。本应当时就应该给予反击,揭穿这些大家的“杞人忧天”实为一己之利。但由于时间关系未能落笔。现在的市场情况已经说明了一切,再看看这些大家的“痴人说梦”和“阳谋”,以免将来把他们“喊的狼来了”信以为真,或上当受骗。

  郎咸平在《谁收购了我们的粮仓?》一文中如是说:“全世界控制着粮食生产运销的有四家公司,这四家公司的英文名字很有意思,在国际上叫做ABCD。第一家ADM(ArcherDanielsMidland),所以叫做A;第二家邦吉(Bunge)是B开头的,叫做B;第三家嘉吉(Cargill),C开头的,以叫C;第四家,路易达孚(LouisDreyfus),D。所以四大粮商的名字合在一起就叫做ABCD。它们趁机低价收购中国破产的压榨企业,参股多家大豆压榨企业。世界四大粮商进场收购了我国70%以上的停工企业,从此中国的大豆市场受制于四大粮商,

  先看A,与新加坡丰益集团共同投资组建了益海嘉里集团,这个益海嘉里非常重要,有很多跟益海有关的故事,就是A公司创造出来的。金龙鱼就属于A,它在国内控股的工厂和贸易公司已经高达38家,还参股了鲁花等国内著名的粮油加工企业,工厂遍布全国,堪称全国最大的粮油加工集团,它是属于A的,四大粮商之一A。

  再来看B,2000年正式进入中国,已经成为中国最重要的大豆和油籽供应商,目前该集团在中国已经运营三个大豆加工工厂,并且正在广州兴建另外一家工厂,这是B干的事。

  C在中国20个省市投资了34家独资以及合资企业,在华投资项目包括饲料、蛋白、植物油,动物饲料和化肥等等。这是它做的事。

  第四家D,从中国出口玉米的业务持续增长,在美国的棉花公司已经是中国最大的棉花供应商。2003年,在中国的销售额就已经超过了16亿美元。

  经过这轮洗牌之后,逐步形成了四大粮商控股或参股金龙鱼、福临门、鲁花等主要品牌的局面。是不是不可想象?你们现在买的各种食用油,包括鲁花、金龙鱼都是外资的。我们中国粮油85%都是外资。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在2004年的时候,已经败于美国政府和华尔街联合发动的一场大豆金融战。失败的结果就是我们现在连每天食用的油都要看华尔街的脸色行事,它看你不顺眼就抬高价格,你就得多付钱。你能不能想象连吃的油都要受人家控制,炒个荷包蛋都不容易,这年头,日子怎么过?

  你以为它们收购金龙鱼就是为了赚你买金龙鱼的钱吗?你以为这么简单吗?大豆价格提高了,金龙鱼油价提高了,然后赚你5%~10%的利润,就这么简单吗?我告诉你,你太小看它了。各位知不知道跟美国政府和国际金融炒家关系密切的ABCD在做什么?它们在做全球产业链的整合。

  请各位想一想,目前我们在终端零售方面打压价格,不准涨价;收购农民的产品又要求高价收购,这种倒挂现象你让粮商怎么扛得起呢?收购时要高价收购,卖的时候要低价卖,这就必然亏损。亏损怎么办呢?结果部分粮仓经营困难,负债沉重。这个时候,对于实力雄厚的外资四大粮商抛来的绣球,不少基层粮仓认为那是解困良方,于是被大量收购,这就是结果。

  从郎先生的这番言论不难看出食用油涨价是四大粮油商搞的鬼,是四大粮油商的阴谋,间接或变相指责政府把国有资产卖给老外“卖国行为”,错在自己失去了粮油的的话语权。先生的这番解释在外行眼里显然是分析的头头是道,亦或让人感到惊恐,然而,仔细分析郎先生的论调也不过是“哗众取宠”而已。

  郎先生作为大学教授和经济学家分析问题更应该从科学的角度出发,而不可仅仅为了达到卖书的目的把自己打扮成“救世主”的模样到处煽情,看似因爱国而抨击时弊,实则是“挂着羊头卖狗肉”——推销自己的书。中国的食用油公司倒闭和被收购完全是市场的结果,四大公司没有一家是非法获得的中国的油企,完全是建立在公平,公开和公正的基础上的正常收购。应该说是这四家寡头让我们今天有油吃。市场的规则就是优胜劣汰,“大浪淘沙”。如果按照郎先生这种狭隘的爱国精神推理,我们应该继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闭关锁国,回到大一统的老路上去。大清朝的闭关锁国已经使中国丢了三百年,没有开放的观念已经为历史证明为就是“挨打”和落后。全球市场一体化的结果就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实现共赢。现在中国的造船,钢铁,家电,集装箱,机床,纺织鞋帽服装等等已占到世界的绝对市场,没有开放这些都无从谈起。

定价权与市场的关系不取决于市场的份额。我国的众多产品都占世界的高比重,然而没有一个有定价权,钢材,造船,铝加工,铜加工,纺织,打火机,哪怕是我国独有的稀土都没有定价权。再如澳大利亚和巴西的铁精粉控制着世界的大部产量,其价格还是与日本,中国等订购商协商。过去资本主义国家垄断的目的是操控价格实现利润最大化,而现在市场之大,信息之迅速,完全难以再重温昨日的美梦,尤其像这种低附加值的商品,更是难以实现价格操控。

  虽然这四家公司占领了中国的食用油市场,但并没有操纵价格。中国的油料尤其是大豆大部分来自美国和巴西,而前一段时间国际大豆期货连续涨价,必然提升了国内粮油企业的经营成本,一是原料价格上涨,二是美元贬值,进一步加大原料采购成本,三是电价上涨增加了成本支出,售价上调完全是公司行为。如果说这四家公司是价格操纵,那么为什么年初不上调售价还降价呢?为什么节假日各大食用油公司还纷纷打折促销呢?在郎先生看来那岂不是自相残杀吗?

  郎先生在《中国粮油:还有多少机会可以重来?》一文也是讲解了中国的粮油为外资占领的问题以及危害性,但是先生最后推荐的书使先生的阴谋暴露无遗。“我上面提到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说完的,为了大家能更清楚的了解整个事情的经历,我建议大家读一下下面几本书”。其中就包括郎先生的《金融超限战》和《谁在谋杀中国经济》,可见,他除了煽情还是推销自己的书。

  郎先生无论是讲座还是文章,往往不是从理论上讲,而是讲故事,一方面吸引读者,一方面推销自己,甚至以演绎的方式讲座经济问题,不得不让人怀疑先生到大陆讲学的目的。郎先生在4月分曾分析黄金和美元联袂走强的原因,是高盛和汇丰联手华盛顿所为,意在保持美元的强势地位,然而,半年过去了黄金突破了1200美元每盎司的大关而美元却是大幅贬值,可见郎先生的讲座之用心和水准之低洼。

  这次食油涨价,郎先生又瞅准并抓住这次机会,讲起ABCD的故事抛出四大粮油公司绑架中国的伪命题以吸引视听,再塑自我形象,以达到其不可告人之目的,是也。

  

  评论这张
 
阅读(1563)| 评论(3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