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任志强遭骂的罪魁祸首是谁?  

2009-12-09 12:30:28|  分类: 名博批评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任先生,恐慌怕是全国挨骂最多的人,其原因是任先生的讲话得罪了老百姓了吗?不是!难道是任先生的品行不端该挨骂?不是,真正的原因是有人为了出风头,以买口水快餐的方式,把任先生推为众矢之的遭骂,而可见此人的用心之险恶,手段之毒辣。

  任先生遭骂的起因源自一位叫余丰慧的文章,《看房地产大鳄的先满足富人论》。这篇文章被许多网站、报纸等媒体转载,于是各种媒体依据于这个断章取义的谬论开始了各种评论,许多不明真相的网友在不同的网站贴帖子,进一步令大家扭曲任先生的真实意思。余先生在这篇文章中抨击任先生“不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购买商品房”观点。任先生说这话是在“2005宏观经济引导力”论坛发表演讲内容的一部分,而余丰慧就拿出了这句中最为煽情的一句话写了上篇文章,给人的印象就成了任先生不给老百姓盖房子只给富人盖房子,可见于先生的断章取义,是多么的目的不纯不正。任先生知道此事后并没有掩饰曾在会上说过这句话,但并不是无条件的说的。

  任先生的观念历来非常明确并一贯坚持。1998年当住房货币化分配改革的文件出台时就明确的提出,中国应立法建立完整的住房制度和体系。如大多数国家都有“住宅法”,而中国是以计划经济的实物住房分配为基础的社会住房制度,没有相应的出台住房实物分配制度被打破之后的完整住房体系。就像我国没能在先建立完整的社会劳动保障体系之后再出台下岗制度一样,都是先打破旧的制度之后才开始研究和建立新的体系,必然会出现许多原有制度与新制度交接之中的矛盾和加剧市场供求的不平衡。

  1998年23号文件出台时要让大多人数购买经济适用住房,2003年18号文件出台时则改变了这一提法,是让低收入家庭购买经济适用住房,并强调了廉租房的社会保障作用。这是住房政策(虽然不是立法)的进步过程。但并非最终的中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的住房制度。重要的不只在于住房分配制度的货币化和市场化,重要的在于住房市场化之后,对低收入家庭住房社会保障制度的建立。

  实物住房分配时没有住房购买与支付能力的差别,也没有对居住分配住房的家庭的收入要求。但货币化分配和住房市场化供给之后,收入差别就会突出的表现出来。随着收入的差别,供给的差距也随着日益增长的物质消费需求而显现出来。因此房价问题、住房建设的供给结构问题都开始成为市场中的焦点、热点。一些先富起来和收入逐步提高的家庭通过市场化的方式有了自己对未来生活的选择权,优先改善和解决了被实物分配困扰多年的住房问题。政府无论如何去努力提高城镇家庭的收入都一定会有一个相当大的比例的家庭仍长期递次形的处于家庭低收入的发展阶段。任何国家都一定会有相当大的一部分家庭无法用购买市场商品房的方式解决住房问题,这就是被媒体大肆渲染的任先生“不要让所有的老百姓都购买商品房”的原因所在,也是媒体中所谓“媚富”谬论的基础。

  任先生在《谁在为“穷人”说话——不要让所有的百姓买房》博文中指出:如果中国的住房政策和社会舆论都认为应该让所有的城镇百姓都掏自己的口袋、凭劳动的收入去购买商品房解决住房问题,一定是一种错误,一定是对低收入家庭的一种不公平、对“穷人”的不负责任。为什么余丰慧网友不将我在讨论会中明确提出和连续多年强烈呼吁的中国应建立专门的对低收入家庭解决住房问题的社会保障体系的观点呢?如果政府认为可以用市场化的商品房供给方式让所有的百姓都购买商品房,那么政府就可以推卸和逃避专门用财政拨款和转移支付建立低收入家庭(穷人)住房保障制度,就可以不再对这些改革中的非受益者负责,可以把他们无条件的推向市场,而放弃政府的责任。

  世界各国包括资本主义制度的国家都在用政府的社会保障住房制度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中国的社会主义性质就更应加大对低收入家庭的保障。任何国家都无法保证让所有的家庭收入都可以自行解决市场商品房的住房问题,中国更不应将所有人推向市场,让所有百姓都必须购买商品房。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是政府的责任,而不是市场的责任,绝不能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穷人”的住房问题。今天不行,100年之后也不行。发达国家已有超过100年以上的市场经济发展历史,低收入家庭的住房仍靠社会保障而非市场化的商品房。由此可见,任先生说那句话的本意是解决低收入家庭的住房问题是政府的责任,而不是市场的责任,绝不能用市场化的方式解决“穷人”的住房问题。

  那么,余丰慧何许人也?不知道。但是通过他本人的博文,或多或少看出此人的品行。他在《万科的王石为何害怕财富背后的东西》一文中说,,如何对待富人,如何对待财富,应该树立什么样的财富观等关于财富问题的讨论和争论,火暴火热。而他关于财富观的一番谈话,更让笔者眼界大开,启迪不小。

  我没有关于财富的困惑,我对它的态度很明朗,但我有恐惧感。钱多不是好事,一些人因此家败人亡、孩子变成纨绔子弟,这个印象在我的头脑里太深刻了。在传统上,都讲中国人勤劳勇敢,而一旦五谷丰登,我们的先人常常要做什么?两件事,一是修祖坟、光宗耀祖,二是娶小老婆。中国传统社会不支持财富拥有者,没有什么富豪是有几代传承的,所谓第一代是暴发户,三代才成贵族,一般中国的财富传不到第三代。我专门查过家谱,从湖北祖籍查到山西,30多代,没出过一个富人。这个家族没有对待财富的经验。我就怕了。如果成了富豪,我会不会修祖坟娶小老婆?我怕自己把握不住自己。对于这些财富背后的东西我是害怕的(8月10日新华网)。

  在当前,像王石先生所说的,已经在发生。有些,一夜暴富,挺胸腆肚,自己不认识自己了,承受不了突然间财富带来的巨大压力,结果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有的,包二奶、养情妇,走向道德败坏的泥潭;有的,把大量钱财浪费在修缮坟墓,活人已经建立了死坟墓,社会影响极坏;有的,过多的金钱惯坏了孩子,结果使其成为纨绔子弟,害了孩子一生。

  王石先生惧怕财富后面的东西,说明其在如何对待财富上,经过了深入思考和研究。他担心跳不出中国拥有财富者的历史怪圈,他说“钱多不是好事”,主要是怕钱多了,承受不了,把握不住自己。

  余先生在《吴敬琏为何想当中国的布哈林?> 一文中说:“笔者希望,经济学家们要把经济当作一门科学来研究,要耐得住寂寞,不要浮躁张扬;要为真理说话,不要为某一个利益集团代言;要研究穷人的经济学,不要一直围绕富人打转转;要坚守学术阵地,不要像歌星、演员那样整天走穴、跑场子。”

  可见,余先生是一位颇有正义感的人。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