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郎咸平现象”掀起了中国社会意识形态的第三次“变迁”浪潮  

2010-01-20 07:35:34|  分类: “郎咸平现象”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是我写的第六篇有关郎咸平先生的文章。前五篇的写作内容均是有意放大郎先生骨子里的自私性的阴暗面,在某种程度上我承认当时的写作用心的阴险,也或是恶毒攻击郎先生,我的这一行为在在广大读者的眼里或心里是想利用名人效应提高自己的知名度,显然是误会了我,是在把我想象的太简单了,我的真实用心远比众读者想象得更“阴险毒辣”。我的真实用心是挑逗郎先生的“粉丝”的神经,有意收买众“粉丝”的谩骂,试析郎咸平先生之所以成为中国社会的一种现象的原因,倾听众“粉丝”对郎先生的尊崇内容,研究郎咸平现象的成因和社会基础,引起社会各界的关注。

中国学术界的通病就是主流学派队异己者的排斥和攻击,不可否认主流学派的基础理论的应用对现实中国改革的基础作用和解决当期的经济问题的现实意义所做的贡献,有现在的经济改革成果为证,这也是任何人无法否定的事实,但是改革中暴露的问题及代价也不能轻视,也不可不说是牺牲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和民生公共事业和透支了中国的未来所换来的,问题的严重性也在牵动着高层决策者的每一根神经,甚至已经显现出对改革的方向性和纵深发展的影响,足以引起社会各阶层的重视。

特别是中央为应对金融危机对中国国民经济的影响而推出的一篮子经济刺激计划和关系民生进步和社会和谐的房价高涨对社会矛盾的推动,折射出整体经济发展和人民财富减少的反差,国家富强和贫富差距增大的矛盾等问题进一步凸显了改革和社会进步的不统一性,究竟是30年改革问题的总爆发还是部分改革措施的副作用的结果,不可否认的反映了各项改革的方式方法深度和时机中存在问题。这些都是主流经济学家无法自圆其说和回避的与非主流学者的理论冲突和碰撞的根本原因,也是主流经济学家被政治化为丧失科学和严谨的科学态度蜕变成御用谋士,不是以科学理论为依据的观点商榷而演变为以地位和官方口吻对非主流学者的排挤,甚至已经在某种程度上称得上是训斥和教诲,形成了伪装的学术一边倒的现象。

这种以观点相同或相异,以宗师门第简单的派别划分,并老死不相往来的学风的结果必然是妄自尊大对别人的全盘否定和对自己的全盘肯定,而缺失了相互学习和取长补短俨然是学术保守主义的泛滥,其结果只能是固步自封而不是有所建树,全然是中国思想的一种悲哀。日本比较思想史家中村元先生在《比较思想论》一书的中文版序言中说:“在当今世界,各种不同的思想彼此对立、交流,并在相互批判的同时形成新的思想。生活在这样的世界状况之下的我们,必然会把我们自己的思想同另外不同的思想进行比较。我深深感到这是我们无法抗拒的命运”。然而我国的学派已经全然割裂了“交流”,剩下的只有“对立”,在这样的学术氛围下要取得长足的进步和发展显然势比登天,也或只能是对别人的攻击和对自己的吹嘘。纵观世界经济学理论的发展过程无一不是在否定中前行的。

从古希腊色诺芬的《经济论》关于物品给人快乐才有价值的思想产生到让布?里丹效用理论的发扬光大,从佛朗西斯?奎恩德《经济表》主张的制造业不创造价值的观点到今天制造业成为全球最大的产业,从世界经济学之父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资源在“看不见的手”的引导下会自动进行分配,从而促进经济增长,到凯恩斯“看得见的手”对经济发展予以必要的干预,无不是在否定前者的基础上推动经济理论的前进。而中国现在的主流经济学家对非主流经济学家的“歧视”已经到了不能“容忍”的程度,在否认“否定之否定”的发展理论的错误思想的支配下,非主流经济学家的一篇文章都成了主流经济学家的“靶子”并予以猛烈的抨击,在夹缝中生存的权利都几近被封杀,更别说其观点的被采纳和吸收,这种学术专制主义盛行的代价必然是学术的倒退和对现实经济指导意义的丧失和错误的实践应用。无限放大凯恩斯主义的美国经济危机到中国的产业结构的调整,产能过剩的抑制,效益的提高,通货膨胀的频率加快等循环往复的根治与产生,无一不是偏听偏用主流经济学家的信仰和主张和对异己观点排斥的后果。

学术上的排他性,不仅仅是学术上的老死不相往来和观点的非兼容性的结果,真正的动因是从利己主义出发消灭异己主义以捍卫其政治地位的固若金汤,已经远远超出学术观点与思想的不溶性的范畴,更多的是以用学科优势进行见不得人的价值交换,甚至为执政者的权利存在和无节制的肆意奴役经济提供道貌岸然的理论依据,使政府的一切行为都以合法和可行有效的身份推而广之,而又把实践中出现的问题归为市场有机单位的唯利是图的罪过,而非经济秩序的缺陷所致,对非主流经济学家的思想的掩耳盗铃,只能是以维护执政者的主张为马首是瞻,欺世盗名为手段,牺牲国家利益为代价保全私人利益为阴谋。

无论是改革开放之前还是之后,主流经济学家对经济政策的统治一项根深蒂固,该中国造成的灾难有目共睹,不可不谓之深刻。而主流经济学家却并未认识到思想上的缺陷,反而对非主流经济学家的主张进行恶毒的攻击和诽谤。建立在这样的学风上的中国经济只能是以牺牲社会主要矛盾的根除去换的急功近利的GDP,只能把可持续发展和科学发展观束置高阁,透支未来人们赖以生存的社会资源换取今天的虚假繁荣。

最近,除了本博善意而又“有意识”的挑逗郎咸平现象是为了更好的研究“郎咸平现象”对现在中国社会意识的进步的作用,也有人对郎咸平现象进行品头论足,这本不应该大惊小怪,但是透过现象看本质则是对异己思想的排斥和扼杀,这根本不是思想层面上的学术交流,更多的是对中国社会意识形态发展的遏制和人们思想进步的“封杀”的问题。“郎咸平现象”绝非一般乌合之众的阿谀奉承,而是当下人们的思想意识的进步与民众对执政者和政府的政治诉求,反映的更多的是民情民怨民声,这既是对当前政治和经济改革中出现的问题的反映,又是对郎咸平先生的观点和主张的肯定与向执政者的呼吁,更多的反映了当前社会政治思潮的变迁和方向。如果把上世纪80年代的“琼瑶现象”和90年代的“金庸现象”作为第一和第二次自下而上的群众思想的变迁,那么“郎咸平现象”则是00年代的第三次中国社会意识形态的变迁,都将无一例外的促进中国社会的文明进程的加快。(受篇幅所限,未完待续)

(欢迎众博友参与“郎咸平现象”的研究,积极发表意见和建议,以利于研究中国社会的进步)

下篇:“郎咸平现象”的时代背景及思想根源(敬请期待和批评指正)

  评论这张
 
阅读(2160)| 评论(1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