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执政成本”无限度扩张是剥夺劳动者报酬  

2010-02-01 09:33:40|  分类: 引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中国人的成本是多少?

有人一定会说我疯了,人怎么会有成本呢?

我跟您说,这人啊还真有成本!具体表现在哪儿?钱呗!说含蓄点,经济是基础嘛!您要是连成本都不知道,您拿什么跟别人讨价还价?

 

有人说人生如戏,咱却说人生如买卖!有人漫天要价,有人坐地还钱。有人姥姥不疼舅舅不爱,有人里外装好人。有人富甲天下,有人潦倒一生!

先从一个故事说起吧!有一群羊在大草原上无忧无虑地生活,它们唱啊跳啊,生活充满了阳光!日子如童话般美好,美好得让人妒忌。如同国产电视剧一样,生活怎么会这样长久和谐呢?总得有些波澜吧?要不观众也不答应啊,很容易犯困啊!

羊儿们的幸福时光让上帝很郁闷,上帝甚至怀疑万能的他还不如羊。于是乎羊的好日子到头了!上帝告诉羊,它们必须要被统治,统治它们的主人是可以选择的。第一种方案是一头狼,第二选择是在两头狮子中二选一!羊们彻底迷惘啦!后来它们根据胃口大小选择了狼!狼确实胃口不大,但它十分狡猾自私和残忍!狼天天吃羊,而且它还以杀羊为乐!羊绝望了!羊想换个活法!它们求上帝换来两头狮子中的一头来换走狼。狮子果然胃口大,它一次吃两头羊,羊们默默忍受了一段时间,又让上帝换了另一头狮子,那头狮子饿疯了,它一天吃三头羊,羊们又忍受了一段时间!羊们让上帝又将先头那只狮子换过来,并且对那只快要饿死的狮子说:“今后你一个星期只可以吃一只羊,否则我们还会换掉你!”狮子很压抑,但它知道羊不是在开玩笑,它知道挨饿的味道,它选择留下来吃羊!虽然它吃不饱,但总比饿着强!羊儿们警告狮子,如果狮子不能“公正公开尽量公平”,那么它会被另一只狮子所代替,而它将挨饿!从此羊儿们过着有狮子也有草的日子,痛并快乐地生活着。

您看出什么啦?成本!简单又残酷的两个字:成本!

羊也有它的成本,但中国人的生活成本,恐怕是最高的!2007年,国家财政税收增加了31%,达到5.1万亿元,占当年GDP的21%,相当于3.7亿城镇居民的可支配收入、12.3亿农民的纯收入。也就是说,政府一年花的钱等于3.7亿个城镇居民或12.3亿农民一年可以花的钱。政府要这么多的老百姓才能供养,您说咱们这纳税人容易吗?12.3亿农民?中国一共才13亿人口啊!3.7亿城镇居民,13亿去掉9亿农民,乖乖!敢情要么城里人不花钱,要么农村人不花钱才可以让咱们的国家不放慢前进的脚步呀!

再看看美国2007年的事儿!2007年,美国联邦政府的财政税收为2.4万亿美元,占GDP的18%,相当于8500万普通美国人一年的可支配收入。也就是说,为了支持美国政府的开支,需要8500万美国人的可支配收入!美国可是世界警察啊!美国政府竟然只收那么点钱,真没谱!有事没事还叫嚣今天打这个明天打那个,亏它说得出口?真不知道寒碜!

我们把政府、城镇居民、农民看成中国的三大群体。那么,从改革开放的成果中,哪个群体受益最多呢?自1995年到2007年的12年里,政府财政税收年均增长16%(去掉通胀后),城镇居民可支配收入年均增长8%,农民的纯收入年均增长6.2%。这期间,GDP的年均增长速度为10.2%。硕果就是政府得到最多,城市居民次之,农民分享的最少。但国家的钱花到哪里了?如果政府把钱花在民生上,那不也是理论上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嘛!一码事嘛!不过据咱财政部长谢旭人先生介绍,2007年政府在直接涉及老百姓的医疗卫生、社会保障(1)和就业福利上的开支,总共约6000亿元,相当于财政总开支的15%,为全年GDP的2.4%,分到13亿人身上,人均461元(相当于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3%)。而美国,2007年在同样三项上的开支约为15000亿美元,相当于联邦政府总开支的61%,为美国GDP的11.5%,分到3亿美国人身上,人均5000美元(相当于美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18%)。悲剧产生了!用赵本山的话讲“人活着,钱没了!”这真是痛苦!太痛苦了!问题出现了!钱呢?军费?不对!军费另起炉灶啊?交亚非拉那帮穷哥们?用不着花那么多钱啊!既没给老百姓花,又没便宜外人!答案有点清晰化了!维持政府运营?给公务员开资了?

笔者去年曾荣幸地当过公务员考试的监考老师,一个考场40个人,您猜沈阳一所大学共设了多少考场?说出来吓死您!100个!监考老师200人!牛不?

在政府里有一个名词叫3581,那就是科员3000元,科长5000元,处长8000元,局长10000元!金饭碗啊!而且是24K纯金的!只要不犯大错误,一路轱辘下来,保您一个月当一回万元户!这就是那些莘莘学子们梦寐以求的公务员啊!多少年轻人在豆蔻年华时因此而放弃冲劲和抱负,选择了安逸。可对一个民族来说,您能说这是件好事吗?为了不确定又前途未卜的前景,让孩子们放弃金饭碗的公务员?哈哈哈!您没吃错药吧?两难啊!真难为这帮有志青年啦!

老百姓或者说纳税人所憧憬高薪养廉(2)的效果怎么样呢?您别问我!买份报纸自己瞧吧!高薪养廉好像在中国水土不服,人们一直纳闷,什么好政策出了中南海立刻就变味,甭管最高领导人多疼咱们,到下面立刻翻脸不认人!

其实公务员不光是挣钱多,而且花钱地方还少。公务员掌握着资源再分配的权力,就是说纳税人的钱,得通过公仆们的手二次循环再利用!这可是非常有技术含量的工作,所以多拿点工资也有情理吧!可是咱们的公务员呢?有多少是在高收入、高消耗、高污染、低消费、低能力、低产出?

高收入不言自明,3581嘛!高消耗也是事实,光公款吃喝与公车消费,中国一年得花掉多少钱?有统计表明保守点应为1000亿!与衷情于大排量汽车一样,公款吃喝衷情于山珍海味!客观上拉动GDP的同时也拉远了干群关系!高收入加上高消耗带来的高污染,我们完全可以用个别害群之马,以点带面去质疑整个公务员的整体素质!这就是所谓“高污染”!这真不能怪老百姓觉悟低,因为你不可以伸手向老百姓要钱时理直气壮,而浪费整体利益时又面不改色!

与此对照是公务员的三低,低能力与低产出是有目共睹的,咱这就不赘述了!公务员的低消费其实是最可怕滴!老百姓的钱是靠劳动所得,而且在相应条件不如公务员高,但就是在这种低收入低福利的情况下,中国老百姓还要承担拉动内需的任务。他们在教育、医疗、住房上毫无优势可言,他们的每一分钱都要精打细算,而且他们的每一分钱都要承担着贬值的风险,他们投资的每一分钱也经受着市场经济无情的洗礼!开句玩笑,他们恨不得一分钱瓣成两半花!可是公务员可以很容易完成,将一分钱瓣成两半花这种低成本高附加值的技术动作!这与刘谦魔术无关!而是公务员有能力化腐朽为神奇,在他们手中有限的资源或资金可以无限放大!一百块钱可以当一千块钱用,这的确很让人抑郁!这种“低消费”与老百姓的“高消费”相映成趣交相辉映。

工作时公务员高薪养廉是防微杜渐,退休时拿高工资是感恩戴德,死了拿30个月的工资作为丧葬费是缅怀英灵!唉!公务员一辈子都“公”其一身,公款、公费、公车……老百姓却“私”字相随,私下、私人、私愤……好一个“公私分明”啊!公务员这个将大家伙的钱敛到一块,然后再做“公开公平公正”再分配的当家人,让人想起了两件事。第一件是我奶奶在我小时候浪费粮食常说的一句话“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养儿不知父母恩。”此时我真想对天堂中的奶奶说一句话“父母恩我知道了,什么时候您保佑我当回知道柴米贵的当家人呢?我想当公务员!”唉!有点想我奶啦!

第二件是小时候听到的一个故事:两头小猪,为了分猪妈妈给的一块月饼找到了智多星狐狸大婶,狐狸大婶用嘴一口一口又一口将月饼平均分配了,结果两只小猪一口也没吃到,却很满意,因为它们没有因为月饼伤了兄弟和气,狐狸大婶也饱了!三赢!中国人成本的故事变成了事故。

(1)注释:中国公务员无需交纳一分钱养老金,您不要以为不交养老金就不享受养老金,相反公务员退休后可享有其他公民三倍以上养老金收入,同为不交纳一分钱养老金的农民兄弟,他们却体现了多劳多得不劳不得的社会主义价值规律。

(2)注释:中国公务员80%不是拿不到普通公民的平均收入,而是三倍地拿。其余20%拿三倍以上。这是发生在一个教育经费投入与非洲乌干达看齐的国度里。这也叫“高蕲养廉”乎?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