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网络更多的体现了“价值真象”  

2010-02-01 09:23:56|  分类: 引用社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京醉酒驾车撞人”、“上海楼盘倒塌”、“湖北29岁最年轻市长”、“绿坝软件”、“湖北石首事件”、“替谁说话”、“邓玉娇”、“真假罗彩霞”、“天价香烟局长”……等等一系列的网络“井喷”事件,不断挑战着人们的思维神经。
    笔者对网络“井喷”的个人定义是:被曝光的事件引起最多数网友高度、持久地关注的一种现象。这一现象背后折射的本质问题是普通公民对现实政治生活的无力感,想在网络上找回现实中的政治参与诉求。
    现实生活的无力感,必然对广大社会成员造成心理上的冲击,而网络恰恰为这种冲击提供了一个缓冲区,所有现实社会中的个人意见表达,借助网络某个热点事件来汇集,因此网络“井喷”现象就在所难免。
    网络“井喷”现象,在中国有着“源远流长”的历史根源。中国历史的长河从来没有平缓而温和地流淌过,封建集权君主制度社会占据长达两千余年的绝对时间命脉,在高度集权的封建皇权统治下,老百姓只能扮演无条件接受被统治的良顺子民,永远都是“沉默的大多数”,倘若等到不幸遇到 “吾皇万岁”的横征暴敛、荒淫无度,要么是“道路以目”的忍气吞声,要么是以暴制暴的揭竿而起。陈胜起义、黄巢起义、太平天国起义无不是官逼民反的结果。改朝换代的历史规律,就是人民对政治决策没有参与权所致的历史周期律。
    议会制度和选举制度是文明社会的两个标杆,人民有了对政治事务的参与权,通过游行示威、行使选举权,从而让自己的情绪和意见得以适时表达。报纸、广播、电视等现代媒体的诞生和发展,也为民主制度提供了工具保障,政治占有者以外的人有机会向社会大众阐述自己的观点,成为一些公民的意见领袖,从而在某种程度上可以和掌权者分庭抗礼。但传统大众媒体工具的局限性显而易见,它们满足不了社会大众随时随地直接参与政治生活的强烈需求。比如抗日战争期间,面对国民党的不抵抗政策,稀少的单向输出的媒体平台无法满足人民的抗日呼声,就催发了游行示威的宣泄以及随处可见的抗日宣传标语。
    当下的中国,虽然我们的游行示威和张贴标语有了宪法保障,但却总是让人觉得虚无缥缈、云里雾里。而愈来愈普及的网络技术,把现实生活部分地搬进了网络,大家不用向有关部门申请,便可随意阐述自己对某件事情的看法。虚拟的“网络议会”大门随时随地为大众敞开,每位公民随时可以进入发表自己的观点,浏览别人的论断。如果某个事件被绝大多数网友关注,并且多数人的关注或意见达成共识,网络“井喷”现象就随之出现。
    如果对我们当前的社会体制做深挖式研究,就不难发现网络“井喷”现象必然性背后的现实土壤。
    前段时间,笔者聆听了北京大学法学院王锡锌教授的演讲,王教授在演讲中透露,他受邀去中央电视台做嘉宾,从央视得到的数据,在中国八九亿农民养老保险的投入上,中央的财政预算是零。在中国每年的GDP持续高速增长的环境下,在中国如此庞大的一个群体的切身利益上,政府为什么会没有一分钱的投入,与此相应的是各地如雨后春笋的豪华政府大楼、壮观的城市广场。出现这样问题的直接原因是讨论国家财政预算的决策者群体中没有更多的憨态可掬的农民兄弟或他们的利益代表者,所以事关农民的切身利益大事,很难被提到议事日程上。其他在议程决策层没有代表名额的群体利益大致也是和农民们一样的命运。
    在切身利益遭受被遗忘的同时,加之内心的情绪发泄也缺少实质性的疏通渠道,而网络双向交流、聚合声音的功能,对这些群体而言就显得弥足珍贵。
    由于社会阶层分化,理想和现实的差距极易造成民众“相对的被剥夺感”,引发情绪淤积,此时尤其需要畅通的民意表达渠道。如果常规的体现政府公信力的民意表达渠道出现阻塞,民意表达诉求就会被“挤压”到道德约束、行政约束、社会秩序约束相对薄弱的网络世界中,最终以网络舆论“井喷”事件的形式释放出来。
    据相关媒体分析,大多数网络舆论事件的发源地都在基层,但解决路径却依赖着高层;对于事件的处理,网民大都对党政高层存在较高期待和好感,对基层则持失望和不信任态度,表现出显著的舆论落差。如天价烟事件发生后,同级部门甚至为周久耕辩解“偶尔抽一点高档烟,平时表现不错”,最后由南京市委干涉;北京站售票事件,甚至要铁道部、中央高层亲自过问,而之前无论北京站、北京铁路局都未见任何反应、解释和处理。这种落差就促使对某事件有自己想法的广大现实人转变成了网友,借助网络,大家共同的关注点或兴奋点会达成高度集中,无数网友的评论聚集成网络洪流,产生一次次的网络“井喷”,进而影响到权力决策者处理事件的神经。
    网友所依赖处理事件的高层决策者,通过现行自下而上的公文汇报体制,对基层的现实情况很难全面掌握,因为当前体制内汇报式公文受官僚毒瘤污染,废信息量剧增,有效信息被众多的废信息所淹没,所以网络“井喷”戏剧性地成了高层了解基层情况和民意的便捷通道,从而促成问题的最终解决。古语有云,“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然而,“匹夫”要能真正对国家大事发表看法并对决策者产生影响,并非易事。最近一段时间,从“躲猫猫”事件,到“真假罗彩霞”,再到邓玉娇事件,人们发现,自己在网络等渠道上发出的声音,开始悄悄地对政府部门的决策产生影响了!让网络“井喷”具有了疏通网友情绪过分淤积,防止在现实生活中“溃坝”的衍生效应。
    “绿坝”事件中相关部门的松动和让步说明,当前,“应对网络“井喷”事件只能疏导,“围追堵截”无济于事,有时除了“自取其辱”便没有别的效果。目前紧迫的任务就是,疏通常规的民意表达渠道,解决这一渠道畸重畸轻的问题,以多种形式、多管齐下地满足不同社会群体的意见上达需求。 
    其实网络就是现实的反映,网络民意的健康发展需建立在社会本身健康发展的基础之上。我们现实生活中的问题解决好了,网络“井喷”必将不属于可怕的灾难,而会成为一道美丽的风景。

作者:刘兆

  评论这张
 
阅读(206)|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