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李培举:“经济学家泡沫”不但没有说错,而且又说“中”了郎咸平教授  

2010-01-05 21:44:48|  分类: “郎咸平现象”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曾于12月20日,在网易博客发表博文《“经济学家泡沫”是中国最大的泡沫》,把现在我国的经济学家,大体可分成四类,一是政治经济学家,专门为政策决策找理论依据;一类是美元经济学家,出书,讲座,为行业龙头老大当吹鼓手,以挣钱为主;一类是草根经济学家,处于基层,最了解民情,民怨,民愤和现实的经济情况,但是人微言轻,虽是大众声音但是引不起上层重视,劳而无获。四是无知者眼中的经济学家,即财经评论者,财经观察家,资深专栏作家,独立评论家等自封或他人阿谀奉承的一瓶子不满半瓶子咣当的社会公众人物,扛着“为民请命”的大旗到处招摇撞骗,除了四处讲座和被采访就是写书和卖书。学术一知半解,依靠煽动民情,盅或百姓,鼓吹这是泡沫,那是通胀,以达到自己赚钱或不可告人的目的。

特别是网络的兴起,言论更加自由,一时间冒出了无数的经济学家,鱼目混杂,各怀鬼胎,想入非非。希望广大博友,认真甄别,以免上当。尤其是又搞讲座,又出书的经济学家,更应注意,在看其博客或听其讲座时一定要唔好自己的口袋。更有郎咸平之流专讲一些鲜为人知的带有政治色彩的故事以蒙蔽学生,标榜自己之多才,这种“休克”讲座最为愚弄听众,鬼使神差的产生盲目崇拜,其后果是掏钱买书。这些经济学家远比他人懂经济,懂金钱。国内类似的一知半解的经济学家就更多了,名为愤青,实为煽情,像牛刀,时寒冰之流,哪里是在做学问,无一不是为了卖书挣钱。

直接的批评了郎咸平教授的不“仁”(作为大学教授理应答疑解惑为本分)行为,本意是让大学生们能够更清楚的认识郎咸平先生,提醒大学生们不要盲目的崇拜说为的名人和“大家”,对人很的讲座或学说都应批判的吸收,而不能毫无扬弃的生吞活剥,否则,将失去对事实真相的分析和判断能力,在认识上的盲从之实质就是失去自我。这种在经济学观点的没有自我,必然会影响以后的学术研究的发现和创新,既不利于大学生个人的发展也不利于经济学的发展。还间接的对郎先生的讲座、开博和写博文的目的进行了直接的批评。

可以翻开朗先生的博文仔细的看一看读一读,几乎每篇都是“唬人”的标题(实际郎咸平教授就是标题党的干事长),内容则是空空如也,除了讲些不为人知的故事,就是泛泛的谈些乏味的社会和经济现象,而对各种现象的根源则闭口不谈,他的书里都有答案,建议学生读他的这本书那本书。难到郎先生在赠书吗?显然不是,真实的意图是卖书!我给郎先生的讲座起了个很时髦的名字叫“休克讲座”,就是极其玄奥和不被众人求证的主管臆想去争服孤陋寡闻的学生对新生事物的好奇心,以彰显朗先生的大凡只能事,而为学生更崇拜。郎先生很聪明,清楚学生对知识的渴望一定想知道问题的结果和原因,于是就有意识的留下个“包袱”(如同单田芳老先生的评书联播,在结尾留下个“包袱”让人想着明天接着听,实为是吸引听众的兴致不衰减),而大学生没有过多的对郎先生的用意的考量,况且还陶醉在盲目的崇拜之中,便会不知不觉的将自己的钱掏出来换回郎先生的故事书。鼎鼎大名的经济学家略施小计便俘虏了不计其数的没有成熟世界观的年轻大学生。俨然就是赵本山《卖拐》的现实版。

尽管《“经济学家泡沫”是中国最大的泡沫》一文的发表招致了100多郎先生的“粉丝”的谩骂,但是与24小时43817的点击量相比,仅占0.025%,以此看来这篇博文是成功的。无独有偶北京师范大学MBA客座教授段绍译先生以杨元元之死为其书大作广告,可见《杨元元的死跟没读我的书有关》一文指出:“杨元元自杀的根本原因是白学了经济学知识,不知道如何去创造财富,更不知道怎样去“借鸡生蛋”投资理财,枉为一个名牌大学的经济学专业的大学生。如果读了我的《普通百姓致富之路》——中国版的《富爸爸,穷爸爸》,她将在书中找到全部答案”。可见,这些经济学家是多么精通推销术。目前的中国的经济学家真可谓“鱼目混杂”。

昨天,郎先生又发博文《2010年中国经济的三大困境》。以郎先生之大名和这个题目之浩瀚,应该是篇上万字的好文章,“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原来只是篇内容稀松的“千字文”,除了“老生常谈”没有任何新意。郎先生像写“八股文”一样驾轻就熟,谈了许多中国经济的阴暗面之后,说:“要更好的理解‘2010年中国经济的三大困境’这篇文章的背景,请大家阅读我的《金融超限战》、《谁在谋杀中国经济》、《谁在拯救中国经济》这几本书说的更加详细。我有一新书本月将推出,书名暂时保密。对过去的一年,我将会盘点,陆续推出‘2009年关键词’系列,希望大家关注”。文章的真正论点有结果了:卖书“三本”,甚至还有一篇在子宫里没生出来,也开始造势和“预演”。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书还没出来,郎先生就已经惦记上大学生的口袋了。

我在《“斗胆”与谢作诗“过招”》(又名《世界上只有错误的经济学家没有错误的市场》)一文,指出,世界上没有一个经济学家比市场更懂得经济问题。我这种既古典又朴素的经济观点很那为他人接受。张维迎先生说过一句话,尽管不全面但有一定的参考意义,就是如果政府采用奥地利商业周期理论指导经济发展,那么现在的经济学家都会失业,并指出这也是为什么凯恩斯主义极力推行自己的经济理论的一个原因(当然这一观点也具有狭隘性),实际凯恩斯主义的实质是强调和扩大人的主观能动性对经济活动的作用,并试图通过对市场的自以为“正确”的认识纠正市场自身产生的自以为“错误”的行为。凯恩斯主义就是把自己对市场的“错误”认识当成“正确”认识,而把市场的“正确”行为当成“错误”去干预。因为在自由市场经济理论者的眼里只有错误的经济学家而没有错误的市场,这也可能是我的观点经常与经济学家,尤其是“大家”相左的根本原因。关于经济信条的尊奉问题,我正筹划一篇文章,名字叫《50年后是经济学家的末日》,以倡导政府实行自由市场经济,要相信市场中的问题市场远比经济学家认识的更清楚,应由市场自身去解决,也完全能解决,甚至比干预能更快更好的解决。就像两口子打架,别人是调解不了的,因为吵架的真实原因两个人都没有真实的告诉调解人,只有两口子最清楚病症在哪里,最后还是两口子的相互让步解决矛盾。

袁隆平先生之所以能够培育出超级稻,在于老先生找到了自然生态的水稻原体,发现了水稻的基因组合,用经济学人的话说就是找到了水稻生长规律和蛋白质的合成规律;如果老先生在杂交稻的基础上培育超级稻,是无法实现的,因为老先生将找不到水稻的“原生态”基本来的面目。现在中国的经济治理就是在杂交稻的基础上培养超级稻之不可行。在对经济发生影响的因素至今尚无全部发现更别说一研究透彻的情况下,试图破解市场的基因密码并找出规律加以应用和改造,使之沿着人的主观意志前行,可见,是多么的自不量力,犹如蚂蚁撼树和螳螂挡道般的“夜郎自大”。

只要是经济学家,必然就是凯恩斯主义的信徒,因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商业活动崇尚的是市场对经济的作用,经济学家的意志不可以强加于市场,况且也没有任何的经济学家能够破解市场的基因密码,也就永远抓不住经济规律的本源。也正是凯恩斯主义的盛行,才使得经济学家多如牛毛,变成“大白菜价”。在我看来经济学家单前的唯一任务和使命就是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把解释不清的问题泡沫化,这就是其大凡只能事,形象的说经济学家就是一群又穷又瞎的瞎子闲来无事再摸大象(“盲人摸象”是也)。

“无知”的学生还如此崇拜郎先生吗?不要忘了郎先生是香港人。香港是世界上最发达的商业地区之一,每个香港人的脑子里都充斥着赚钱。哪怕是个“拐子”都能诱骗大陆的舞蹈家跟他学舞蹈,“哑巴”都能诱骗大陆的歌唱家跟他学唱歌,更何况大学教授郎先生呢?真要学东西就看张五常的博客(张老先生也在卖书,但那是光明正大的卖书,而不像郎先生那样“诱拐”),张维迎的博客,周其仁的博客。在朗先生的博文中找不到有价值的东西,只能是白白的浪费光阴。

  评论这张
 
阅读(2639)| 评论(4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