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

独立财经评论者 财经名博评论家 经济学家批评家 “郎咸平现象”研究家

 
 
 

日志

 
 
关于我

先后在建设银行和交通银行供职,从事理论研究和信贷工作。2000年建立阳光投资咨询公司,并任董事长,总经理。2008年组建21世纪中国问题研究中心,任主任。1991年与他人合著《固定资产计划管理学》一书。1990年《试论固定资产投资的的“三效”统一》一文获中国投资学会三等奖。在《中国投资管理》,《河北日报》等报刊发表文章,多达数十篇。联系方式:QQ1433090476或lpjlisiyuan@163.com

网易考拉推荐

加息与否取,决于经济效益的基础是成本还是产出  

2010-05-10 10:10:3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看到有这么多的博友评论先生的文章真是可喜可贺,我一说两句:现在的关键是央行再回收谁的流动性,显然不是整个社会的流动性,一是从经济成分看实在回收中小企业和非国有控股企业的流动性,因为商业银行的贷款评价体系对国有控股和非国有控股的企业法人给予不同的分值;因资产绝对值和利润绝对值给予不同的考核分值,而在没有经济成分和大中小之分的考核企业现金流的流动比例和速动比例的分值则是很低,都影响了中小企业和非国有控股企业的贷款资格的评价,换句话说,央行回收流动性势必造成商业银行的头寸减少,这就迫使商业银行的贷款发放从评价体系上向国有控股和大型企业上的倾斜,回收的流动性就自认而然的转嫁为回收中小企业和非国有控股企业的流动性。二是通过利用加息来回收流动性,除了先生所言数量变量比价格变量对经济更为敏感的因素外,更多的是利息对所有经济主体是公平的而欠缺了区别对待的可操控性,换言之则是加息对国有控股企业和对非国有控股企业的负影响是一样的,有保有压的经济效果是难以体现的,这种平等的效果是以牺牲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单位的效益为代价的,势必影响经济基础的根基。三是只有利息不再是影响效益的主要因素时,就想先生所言2007年各经济体的效益以产出为直接因素时,在启用利息杠杆对国有或国有控股企业的效益影响甚微的时候,才会动用。在目前经济没有企稳的情况下(我原则上不同意使用“实体经济”一词,这是后话,在我看来与所谓的“虚拟经济”没有本质上的区别)一是不会产生不可控的通胀,二是即使产生也要观察其时效性,三是对社会的影响性如何。这些都会直接影响央行是否使用利息杠杆。四是周小川的权利究竟有多大,在他向格林斯潘学习招致利益相关部门掣肘的情况下,有很大的风险。总之,以我之见,有待观察上半年的宏观经济数字的结果和美国的行动,九十月份加息的可能性加大,但这并不仅仅取决于CPI更多的取决于影响宏观经济效益的变量是成本还是产出,如果是产出加息则随时可行,依我拙见这一可能性较小,明年也未必成行。那就是成本了,或等同于CPI,即使加息也是非实质性的,更多的是信号作用,目的在于给经济行为降温,而不是抑制或打击,其理由是中国的经济没有理由完全向好。请先生指教!
  评论这张
 
阅读(18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